主页 > 视界咨询 >无法上升到生活的爱情不能叫做婚姻 >

无法上升到生活的爱情不能叫做婚姻

2020-07-13  点赞495   浏览量:446

无法上升到生活的爱情不能叫做婚姻

以为要体会人生就该多爱几回,

却忘了,

有一种故事,

是自己的爱情。

身边的朋友好几年都没见过某人了,每次聚会,都是我一个人出席。连娘家的人,一年也才见他一回。四月份台北签书会上,以为他会在场却从头到尾没见到的人纷纷问我:「对妳这幺重要的场合他都缺席?太没意思了吧。」听完后,我微笑不语。

年轻那会儿,我爱得很任性。不是一个颜控,男友们高矮胖瘦长相气质完全不同,唯一的标準可能是,在他们身上都能细数出一两种才华。男人怕无脑的女人,整天跟你风花雪月的谈些明星 八卦,家长里短。殊不知,男人要是无脑起来,比一个女人更索然无味。所以弃之也就不可惜了,管他长得多好看。

追一个人的时候,谁不会用点招数?浪漫这种东西,也许就是套路,男人女人都爱。恋爱时,以为这些讨好是感情,某天才恍然大悟,你用的不是感情,是技术。而那个某天,是结婚之后的某天。当你不用再刻意透过某些方式或物品讨好对方时,真正的情感考验才会正式开始。

某人就是这样从我的朋友圈消失的,因为他再也没有必要跟我的朋友一起混,获得他们的认同。婚后的他自我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而我,何尝不是?

即便穿起高跟鞋后高他半颗头,我也不想收敛了。

某人在深圳的分公司成立一年多。婆婆几次问我那边的状况如何,我都回答不知道。

「不是租了房出差时也住那儿吗?妳怎幺不过去看看?」婆婆问。

「有想过,但彼此时间配合不上嘛,他说一切很好啊,妳不要担心。」我回。

「我不担心他,我担心妳。放一个男人在外头,还离这幺远,要是……….。」婆婆尴尬笑了一下,我忽然就秒懂了。原来做妈的,不一定了解儿子。为了让她老人家放心,八月份时,我跟某人讨论把台北直飞北京的机票取消,改成了飞深圳的。本来不想这幺做,觉得好麻烦又浪费,但心想下次回来婆婆又要问一样的问题时,好歹让她有满意的答案。

我们的聚少离多,形影不合,让身边的人都觉得很奇怪。别说我朋友很少见到他,他的朋友基本上也很少见到我。

但生活在一起的是我和他,与要给外人所看见的又有何干?那些表面同进同出的夫妻,有几对回到家里盖上棉被依旧能聊上一夜的?从分享工作到今天应酬吃了哪家餐厅好不好吃下回带你去,到奥斯托今天大便的样子和中国打算登陆月球,我们通通能聊的开心且彻底。

结果通常是我越聊越起劲,他老大睡意来袭打断话题马上道晚安一秒入眠。

刚来北京生活的那年,因为没有工作,我只能给某人烧饭做家务。直到现在我们彼此都很忙了,我依然是那个烧饭做家务的人。我们从来没有为家事进行过分配,但当我挑剔过他晾衣服的方式后,便从此注定原则是能者多劳。

我们产生分歧,闹过很大的彆扭,最终慢慢和好。当睡觉的时候,即使背对背,他也要把脚伸过来碰触到你的脚时,那种甜蜜,大过环抱。

恋爱时,我们还讲究点形式,过生日什幺的一些节日也凑点热闹。结婚后某人越来越无视这些,甚至觉得麻烦。我一方面觉得很不浪漫一方面又觉得好喜欢,因为我最不懂得的就是製造惊喜与安排活动,既然他不需要,我也就乐得轻鬆。

 

与其说我与某人原本在价值观上就吻合,倒不如说,生活中的相处让我们把原本的稜角磨的更适合彼此。我们已经不需要任何事物来代替我们说爱, 因为对彼此的关怀透过日复一日的生活已经渗透在日常细节里,变成一种习惯成自然。

有人说,最高级的浪漫就是柴米油盐鸡毛蒜皮。是坐飞机时把靠窗的座位留给你,自己在过道的位置上的人。是走路时让你在他右边,他走在你左边的人。是比你早起五分钟,去厨房倒水递到你面前的人。是知道你不爱吃,把蛋花汤里的葱花细心挑光的那个人。持续在平淡的生活中爱同样一个人是很难的事,而比它更难的,是用对方喜欢的方式爱他,自己却没有半点委屈。

|凯特谜之音|

愿天下有情人,

天天好心情,日日好体位。

本文出自凯特王Kate

凯特王粉丝专页

凯特王instagram

凯特王新书《时尚,只是女人的态度》时报出版

无法上升到生活的爱情不能叫做婚姻

【想看更多到博客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