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幻咨询 >《大成岗琐记之8》党提名策略的政治经济学 >

《大成岗琐记之8》党提名策略的政治经济学

2020-05-27  点赞197   浏览量:379

这星期以来,有关明(2020)年总统大选可能人选的热门话题,主要还是聚焦在执政党可能被民进党提名,现已经登记为党内初选候选人的蔡英文与赖清德二人,以及最大在野党可能被国民党提名,现已对外正式宣布要登记角逐的有朱立伦、王金平、张亚中、周锡玮、郭台铭,和尚未对外宣布登记与否的韩国瑜等人选的论题上。

国内每逢选举,我们最经常听到的就是大家总喜欢讲「人人有希望、个个无把握」。所以,每位登记参选的候选人都可以说自己是最强的、是最适合的人选,致使各政党从一开始的提名办法作业,经提名人选的产生过程,乃至于未来要如何帮助被提名人的辅选动员工作,最后一举的获得胜利当选,我们通常就将此一规画完整的过程,称之为各政党为选举所拟定「赢的策略」。

既然是政党为选举所拟定「赢的策略」,当然就会有别于政府部门是纯粹选务机关所制订选举、罢免等相关法规的单位。检视目前国内重要政党的属性,不论是民进党或是国民党都是属于俄国列宁式的「外造型刚性政党」,而不同于英美民主国家的所谓「内造型柔性政党」。

我们先从比较有政党提名候选人历史的国民党谈起,当1987年以前台湾尚处在戒严的时期,国民党在一党独大的政经情势,同时党掌握提名大权的机制,当时只要是国民党提名的人选几乎就可以笃定当选。

相对地,当时也曾经发生过不被提名,认为党的提名不公,恨而违反党纪参选,最后获得当选的例子。最有名的县市长选举要属1972年台南市长选举,国民党提名张丽堂,苏南成违纪参选落败,1977年国民党提名张丽堂竞选连任,苏南成再度的挑战,终于当选台南市长。

另外的例子,是1977年桃园县长选举,国民党提名欧宪瑜,许信良恨而违纪的脱党参选,经过激烈的选战之后,许信良打败党提名的人选。苏南成与许信良的双双获得当选,致使当时国民党的提名策略遭到很严肃的挑战。

因此,国民党自1981年起即以党员意见反映的结果,作为提名主要的参考,但是并未将党员意见反应的结果对外公布,还是难免会遭来外界对于提名人选的质疑。

解严之后,要求国内政治民主化的改革呼声更加迫切,国民党于1989年3月终由负责提名与辅选的组织工作会主关中,向国民党中常会提出党员初选的构想和办法。

这是国民党党务革新中一项提名策略的重大改变,遂引发国民党由菁英主义走向群众主义的路线争议,虽然关中为该年底国民党的辅选失败负责,而淡出以李登辉、宋楚瑜为党中央的权力核心,但是对于国内政党提名机制的民主化,却是向前的迈进一大步。

儘管国民党提名作业的採取开放作法,后来更加入实施民调、徵召、劝退等不同方式的多元机制。例如有名的劝退,就是1994年台湾省长的选举,国民党的劝退吴伯雄,让提名参选的宋楚瑜顺利当选。

但是2000年的总统大选,在国民党的提名作业上出现了连战与宋楚瑜竞争情况,儘管当时在民调和地方声势都是宋楚瑜领先,但是国民党中央的提名连战,致使宋楚瑜炮打中央的脱党加入选局,结果由代表民进党的陈水扁当选。

有鉴于上次大选,党提名策略的造成连宋参选的两败俱伤,2004年大选国民党遂改採连宋搭配正、副总统的提名策略。当在竞选活动过程中连宋的民调和声势都有增高的情况下,却因为两颗子弹的因素,连宋最后还是输掉这场选举。

承上论,国内政党提名策略的演变,凸显戒严时期一党独大的国民党,它拥有庞大的政治经济资源,可以直接提名符合政党意识和可能会当选的候选人,旨在标榜提名的人选是属于最合适的人选,并不是在提名最有学问、形象最清新、能力最强的候选人。

解严之后,各政党提名策略已不是再强调最合适的人选,而是进化到提名最强的人选,以赢得政权。所以,政党的提名策略始终要保持弹性,已能赢得选举的胜利为最高目标。

现代政党提名策略就是要「赢的策略」政治经济学,政治与经济的关係在选举过程中,有如鱼帮水、水帮鱼的互补作用和加乘效果,当选之后要治理国家大事,更是要将政治经济学的理念发挥到极致,这存在的政党才有历史意义。

2020年的总统大选,目前国内两大政党提名作业的一变再变,高潮迭起的让人啧啧称奇,参与提名登记和未来有意加入战局的人选也搞得大家眼花撩乱,这场大戏势必要演到选举有了结果,大家才得以恢复比较平静的生活。

《大成岗琐记之8》党提名策略的政治经济学

▲陈天授(台北城市大学荣誉教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