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幻咨询 >《大成岗琐记之31》谁为中华民国而战 >

《大成岗琐记之31》谁为中华民国而战

2020-05-27  点赞774   浏览量:459

(全民专栏/陈天授)每年10月10日是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例行都会有总统发表的国庆文告。今年不例外,蔡英文总统也发表了文告。检视该内容,最引人注目的焦点,不是文内的施政绩效,而是要凸显民进党借壳的「中华民国台湾」。

相对的,现任高雄市长,亦是2020年总统大选国民党提名村选人韩国瑜,也在国庆日这天在高雄举行庆祝典礼,并在午间率同国政顾问团两岸小组召集人赵建民等人,提出有关两岸政策的白皮书,重点仍在国民党重振的「中华民国」。

上述两党到底谁比较爱「中华民国」,我们试看1958年八二三炮战金门防卫副司令高举海军少将直击现场的记述:

在美军顾问都认为二次大战均未曾有过那样密集和猛烈的敌军砲火中(前两天故总统蒋公到防衞部召集团级以上部队长开军事会议,敌方似得到情报,想集中敌军全部砲火力量摧毁司令部尽歼司令部人员,敌人没有料到他老先生已于前一天离开金门),我披着被受重伤的抗日名将吉星文将军〔注:七七卢沟桥事变时吉星文带领29军第37师219团官兵英勇奋战〕的溅血洒满和湿透的军服(敌弹落在我们两人七步之内,吉负重伤我只轻伤),踏着已经阵亡的赵家骧将军(故蒋委员长东北行辕参谋长兼瀋阳警备司令),及两腿均被炸断的防卫部参谋长刘明奎将军等的血滩(刘两腿经陆总医院两年长期治疗后已能扶杖以行),冲入有坚固的防御工事的指挥部。

但一想到重伤的吉星文,又冲出指挥部奔往停车场拟驱车往吉将军处,设法载他到郊外之 53陆军医院(此时空军副司令官章杰座车直接命中,身首分飞死状颇惨)。当我又一次陷于满天炮火的停车场上时,心中自忖吉将军虽负重伤未必会死(因该处至少有一部份掩蔽,停车场则毫无掩蔽),我此番生还已无望矣。砲轰暂停后,因吉将军的司机已阵亡,乃由我司机谢彦石送往53医院,终因伤重(腹膜炎)于次日(或第三日已不详)卒于医院。

这中间还有一段插曲:当我到驻金门海军各单位巡视时,不少官兵都惊讶地说副司令官负此重伤,怎幺还能跑出来看我们呢?我还得向他们解释,我满身的血汚都是吉副司令官腹部中弹时溅到我身上的,我其实只手部受轻微弹片擦伤。(民国七十二年三月于美国马里兰州)

根据郝柏村在《八二三炮战日记》中提到,当年砲战,国军的空军、海军都有绝对优势,但是在美军压力下,空军不能轰炸共军砲阵地,海军不能以口径更大、精度更好的舰砲对共军进行岸轰,凸显美国最关切的不是外岛军民伤亡,而是限制国府不可以随意对大陆反击。

因为战事胶着,美国迟迟未能保证外岛运补畅通与确保外岛,蒋介石因而无法接受美国限制他为了自卫採取的反击。9月2日料罗湾海战,国军两栖船团在混战中运补成功,但史慕德(Roland N. Smoot)却对蒋介石抱怨海军运补金门的任务执行不满意,因为海军总司令梁序昭顾虑损失的决定改由登陆舰在外海停泊,让LVT泛水往岸上运补,这个战术成功突破共军封锁,儘管后来也获得美方高度肯定,却已导致当时同属海军的高举将军在9月中旬即被后调回台。

随着战事延长,我方于9月26日首次利用美援12门8寸榴炮反击,扭转战局。10月6日大陆发表《告台湾同胞书》,主动单方面停火7天的同时,还提出举行和谈,但遭政府拒绝。

10月10日蒋介石于双十国庆表示:

在这六个多星期的恶战苦斗中,不仅打破了共匪在金门登陆作战的阴谋,制压了他侵略东南亚的野心,更将他虚声恫吓、图穷匕见的一切弱点,都对世界暴露无遗。

10月25日以后中共改「单打双停」策略。北京与华府建立外交关係后,共军才全面停止砲击外岛。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研究员陶涵(Jay Taylor)在《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的奋斗》书中,引述周恩来对季辛吉(Henry A. Kissinger)的话指出:

1958年美国要求蒋放弃金门,完全切断台湾和大陆的脐带,但是台湾和大陆领导人「合作化解杜勒斯此一努力」。…金门危机终于过去,国、共双方继续敌对,想方设法挫弱对方;但是在最高阶层,他们彼此有默契—双方皆认同中国的统一,然而他们背后的两大超强盟友〔注:美国与苏联〕只要求台海和平—也就是两个中国。

1958年八二三炮战时期两岸领导人皆认同的「中国统一」,对照当时背后两大强权盟友美国与苏联的「两个中国」,让我们联想2020年总统大选,到底蔡英文的「中华民国台湾」与韩国瑜的「中华民国」,到底谁是比较爱「中华民国」?如果再加上习近平高唱的「中国梦」,最后两岸是否演变成「两国论」对上「中国梦」的摊牌,更令人担忧。

《大成岗琐记之31》谁为中华民国而战

▲陈天授(台北城市大学荣誉教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