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布电子 >生产下体遭“二拆三缝”‧痛足2个月‧妇女无力顾儿 >

生产下体遭“二拆三缝”‧痛足2个月‧妇女无力顾儿

2020-07-24  点赞409   浏览量:223
生产下体遭“二拆三缝”‧痛足2个月‧妇女无力顾儿(森美兰‧波德申26日讯)19岁少妇韩佩香首次怀孕生产,下体便遭医生“二拆三缝”,令她饱受肉体折磨与心灵创伤。坐月期间,她每走一步,私处的伤口让她痛得撕心裂肺,特别是大小解所带来的剧烈疼痛,更教她几乎捱不住。为免磨擦到伤口而血流不止,在“带伤疗养”的2个月里,她除了上厕所,其余时间都因疼痛难当而被迫躺在床上,连初生儿都无力照顾,得劳烦年迈母亲代她育儿。坐月子犹如坐牢来自芦骨斯里巴力新村的韩佩香于去年12月1日,在芙蓉端姑查化中央医院诞下一名男婴。她在接受下体伤口缝合手术时,惨遭医生二度拆开,三度缝补。之后又缝线脱落,她再到另一间医院进行第四轮缝针,痛不欲生。获準出院后,也正是佩香梦魇的开始。一般产妇在生产后,只需一个月调养身体,但她却多花了一个月的时间,除了等待私处的伤口癒合外,她也要花时间抚平心灵上的创伤,可说饱受身心煎熬。佩香接受《》访问时说,在那两个月里,她很虚弱,私处的疼痛令她无法走动,只能一直躺在床上休息,有气没力。尤其是上厕所大小解时,更是让她痛不欲生。忆起坐月子的日子,佩香还是一阵心有余悸。“走路慢,行动慢,上床下床慢。每走一步,痛楚就蔓延全身,一不小心,伤口就出血。”许多产妇都无奈地形容坐月子犹如坐牢,一整个月待在屋内,不是坐着就是躺着,日子非常难熬,佩香可说花了两个月度过这段“监禁”期。在咬紧牙关熬过苦痛后,佩香也逐渐恢复体力及精神,并带着喜悦之情投入育儿乐。儘管第一次产子不大顺利,但让韩佩香感到安慰的是,宝宝一天天健康成长,足以“抵销”她所受的生产之苦,取而代之的是初为人母的喜悦。只要孩子健康不打算追究“一天过一天,没有特别要记起,也没有刻意要忘记。”事发至今已逾一年了,韩佩香的儿子洪俊胜已经一岁大了,这一年来,韩佩香只顾着积极地生活及照顾孩子,早已淡忘这段不愉快的生产经历。至于是否向失职的医务人员诉诸法律行动,以讨回公道,她说:“我不在意了。”她不想再追究谁对谁错,重要的是孩子健康长大。韩佩香每天的任务就是照料孩子的起居饮食,陪伴着孩子长大,即使多忙多累,她也甘之如饴。“算了,最重要是孩子安康。无论谁是谁非,我已经不想追究,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只要看着孩子,就会忘掉烦恼。”佩香一脸满足地说。对政府医院仍有信心儘管实习医生的疏忽,导致韩佩香比一般孕妇多受好几倍的痛苦,但她始终对中央医院抱有信心。她说,下一次若再怀孕,她将选择在波德申中央医院生第二胎,因为她感觉该院的医务人员比较细心体贴、且很尊重病人。“不管是政府或私人医院都一样的,私人医院也未必十全十美。我的嫂嫂在私人医院生孩子,也出了状况。所以,医院都一样的,主要是看主诊医生及医务人员的专业精神及服务态度。”佩香说,由于亲戚朋友都认为芙蓉端姑查化中央医院的设备比波德申医院完善,所以她当时便作出舍近取远的决定,到离住家60公里外的芙蓉中央医院生产。然而,事实证明,医院的医疗设备大同小异,医务人员的专业及服务方最重要。她说,她到波德申中央医院重新缝合伤口时,医务人员问她为甚幺不选择靠近住家的波德申中央医院生产,令她顿时语塞。“医务人员态度良好,服务体贴,对我细心呵护,让我感觉良好也感觉受到尊重。所以,我对政府医院还是有信心,下次生产一定会选择波德申中央医院,而不是芙蓉中央医院。”非1医生完成手术院方道歉韩佩香披露,她向院方投诉下体被二拆三缝的两週后,院长、主诊医生、实习医生及护士在医院内召开听证会,并强烈否认在缝合过程中出现疏忽,还指她是患上产后忧郁症。不过,院方承认整个缝合伤口的手术没有经由同一个医生完成,并对此向韩佩香道歉。医生错手伤大腿韩佩香夫妇是在民主行动党芦骨州议员欧阳丁清陪同下于去年12月15日出席听证会。韩佩香指出,据主诊医生反映,她所经历的是一般的接生过程,因为伤口分为皮肤层、细胞层和肌肉层,因此医生必须在不同的肌肤层缝针,也就是说,缝合伤口手术是连缝3次,间中并没有拆线。至于缝合过程也只花了30分钟,而缝合的针线也只有两种型号即30号及37号线,这和她所提出的指责大有出入。“虽然我平躺在病床上,但透过挂在墻上的镜子倒影,我亲眼看见医务人员在缝合伤口后,又再拆除。在第二次缝针时,实习医生更错手伤及我的右侧大腿。”韩佩香说,她怀疑医务人员第二次替她剪开缝补的线头时,剪到接近屁股的範围,因为她向母亲展示伤口时,母亲发现她的屁股上有个伤口。“不过,医生否认这项指责,并反驳说我看错。难道我的感受,我自己还不清楚吗?感到屁股处有伤口。”儘管努力忘记惨痛的生产过程,不过,当提起医务人员当时的态度及服务时,她原本平淡的语气,却变得激动起来。“医生不但否认拆了又缝及花费一小时缝补的指责,还指我患上产后忧郁症,令我非常生气。”新闻背景实习医生用错线伤口缝补4次韩佩香于去年12月1日早上7时35分,在芙蓉端姑查化中央医院产下儿子后,女护士正準备帮她缝合伤口时,一名相信是实习医生的男子来到病房,主动请缨替她缝针。韩佩香说,当时女护士在让实习医生接手缝补伤口时,还问对方“你会不会?”,过后,她就感到实习医生手脚笨拙地替她缝合伤口。”她申诉,实习医生完成缝合手术后,女护士来到病房,指实习医生缝补的针线应该用35号线,非30号,于是,实习医生在没有使用麻醉药的情况下,把原有的缝线拆除,再以35号线替她重新缝合伤口。然而,主诊医生前来看她时,又指应该使用37号缝线,非35号,于是,医生再次把针线拆除,再以37号线缝合伤口。缝合手术从上午8时开始,经过多番折腾,迟至上午9时才完成,足足一小时令韩佩香饱受折磨。在“二拆三缝”后,佩香获準于2日出院回家,不过在6日清洗下体时她发觉缝线脱落,丈夫洪国温连忙送她到波德申医院进行第4轮缝针。此次生产,佩香的伤口共缝补了4次,捱了百针,令她身心受创。‧2010.12.2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