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布电子 >摆脱刻板印象,重新了解日本江户女性的魅力与活力 >

摆脱刻板印象,重新了解日本江户女性的魅力与活力

2020-07-12  点赞554   浏览量:506

不知道各位读者会对江户时代的女性有什幺印象?日本的时代剧以及影视作品、以及动漫等影响,我们大致都认为江户日本的女性地位很低。在巨大的封建制度下,只能成为男人的附属品,加上男权至上主义的儒家思想外压之下,江户女性的生活恐怕是苦不堪言,惶惶不可终日。

不过,事实上又是否如此呢?江户日本的女性是否真的那幺死气沉沉呢?脱离刻板、固定的印象迷雾,我们不妨近距离地看看那个日本史上少有的太平时代里,日本女性,尤其是庶民百姓家的女性的行动状态,好让我们摆脱「教科书式」的认知,重新对江户日本的社会进行了解。

一、江户儒家的终极理想女性像

上述的刻板女性形象,我们先不论其对错与否,但可以想像的是,以现今的思惟来说,要求女性过着附属男性底下的生活,恐怕会被女权团体以及人权组织狠批了。

不过在十七世纪的江户时代,现代人权、女权的概念当然还是「化外之物」。那时候的重中之重是怎样维持社会安宁,以及确保秩序井然不乱。因此,重视阶级秩序的明代儒家思想传入江户日本后,很快便被利用为革新社会风尚的精神理据。

到了十八世纪初期,江户日本社会之中形成了对女性进行严格规範的思想,当中产生了重要影响力的,首推当时的巨儒之一、黑田藩士贝原益轩以及他在晚年撰写的《和俗童子训》。里面的第五卷《教导女子法》更在他死后被广泛流传、增补,成为了后世有名的《女大学宝箱》等类书的祖本,其影响之大甚至被后来同情、争取女性权益的人士痛恨为折磨日本女性的恶书。

摆脱刻板印象,重新了解日本江户女性的魅力与活力
贝原益轩

虽然《女大学宝箱》是在贝原益轩死后强制以他之名面世,某程度上是让这位巨儒背了黑锅,但以贝原益轩生前主张严格管束女性,以儒家思想规範女性行为以及地位的思想来看,倒是没有很大的出入的。

例如他借用宋明两代流行的「七去三从四行」,要求当时的女性应该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老后从子,又认为女性的归宿是将来的夫家,娘家只是暂时的寄宿之所等。上述的《女大学宝箱》为首的诸类书便将贝原益轩这个主张更加「发扬光大」⋯⋯不!是变本加厉,主张将女性的地位压得更低、更卑贱。

二、理想背后的真实

话虽如此,每当一个思想出现时候,其实就是暗示着当时的社会实际上是跟该思想主张的「理想像」呈相反之象,又或者是远远未达「佳景」。

比起自出娘胎便在深幽的居城长大的藩主千金,一般的武士家庭以及百姓之女都不可能不从事各种的劳动,不论是家业还是外打工、行商;当时女性的行动範围其实远比剧集的更大更广,村落里、家庭里各种的体力劳动也不一定都只由男性从事。

因此,百姓之女虽然要跟随父、夫之下共同劳动,又或者在夫妻制度下出外工作也是平常事。

另外,更值得一提的是江户日本的女性其实也绝非默默地接受男性至尚的社会欺压,随着消费生活日渐成熟,除了十多年一次的饥荒外,过去战国时代朝夕不保、早晚被捲入战乱的日子早已成为历史。在太平时代里,女性的活动空间也得到了保障。随之而来的是在当时,即十七、十八世纪的各大都市以及村落里,女性犯罪的问题也越来越多。我们在江户时代各藩的刑事档案里都不时可以看到女性犯罪的卷宗,从盗窃、放火、因事逃亡等。

当时的刑罚主针对男性,女性犯事一般是罚款、坐牢,较重者要刺墨,最重刑罚是流放之刑。流刑之中也分轻重,轻则他国,重则荒岛,绝少被执行死刑。这既是因为当时的思想上认为女性能力上不及男性,犯罪多受男性影响,不以主犯论处,同时也是为了彰示当政者对老弱妇孺的仁慈,达到社会教化之效。

不过,随着社会更加稳定,这种天真、片面的想法也终究不管用,女性自主犯罪的个案也越来越多,一些藩也放弃了「轻女刑」的本来方针,改为「男女同断」。可见,随着时代发展,江户的当政者也发现到不能再轻视庶民女性的力量,某程度上跟上面提到的贝原益轩主张的「绝对服从」思想,其实是互为表里的。

二、婚姻与贞节

既然江户女性并非轻易被「驯服」的一群,江户日本对他们的枷锁也远远没有那幺容易便收到效果。不!应该说其实所谓的「枷锁」也不过是一种理想,现实之间永远有着一种若即若离的平衡,只可永远追求贴近,但又永远无法达成。当中另一个最多被误解的便是江户女性的婚姻与离婚。

到目前,仍然有不少书籍说日本女性结婚后,便难以离婚。真的受不了也只能「乞求」丈夫「赐予」离婚。这其实是一个十分大的误会。首先在那个时代,的确不论是哪一方想离婚,都必须由男方书写俗称为「三行半」的离婚书,在文末部分都会写明「今后此女与谁人再婚,也与我无关」。

看起来好像跟传统说法没有分别,主导权一直握在男方手里。不过,在当时的庶民社会里,基本上奉行一夫一妻制,不少藩为了抑止不良风气,大多不鼓励男人群娶侧妾,当然大多也没有这种财力。反过来说,江户时代的婚外情却十分普遍,不论男女都有这情况。

当然,女性被揭发通姦的话,被罚的情况也的确较男方严重。不过,这却不代表男方便可自由「不伦」,男方即使变心再娶,也只能先休妻,即写下「三行半」后,女方作为糟糠之妻,与娘家到奉行所表示接受,方能完成整个离婚程序。

换言之,男方想合法地另结新欢,必须主动「合作」才行,而且也不是写了「三行半」后,离婚便自动成立,除了重大事案(如女方无法生育,使男家绝后)外,女方大多可以不承认,或者摆出不合作的姿态。相反,女方想离婚而不得要领,也可以放弃从事家务、农耕等工作,让夫君不厌其烦而妥协。

摆脱刻板印象,重新了解日本江户女性的魅力与活力
女方发现夫君另结新欢,可以向小三下战书的「后妻讨」

甚至女方发现了夫君是因为另结新欢而想离婚,可以向对方下战书,与「好姐妹」、娘家三姑六婆一起为自己出口污气,即有名「后妻讨」行为。这在江户时代的都市、农村也是十分常见的光景。

当然,除了这些不愉快的情况外,也有一些可歌可泣的故事。中国宋代以后为了表彰妇女贞德节操,会为特定婿女树立贞、节牌坊,以示彰显。类似的行动在江户日本也是存在的。十八世纪的《官刻孝义录》等用来标示理想伦理行为的官修书籍里,收录了不少烈女、孝女、节妇的事例。

而实际上,在十八世纪末的老中松平定信执政时代,为了一新社会风气,振奋人心,大力推动这些教化工作,这些事例一旦呈报到町、村后,经过核实后便会获得嘉赏,一般都是赐与赏金,并且在市场等当眼处,立牌广传。

当然,我们不能无视,这些烈女、孝女、节妇的事例是基于儒家思想里的伦理规範作为标準,他们的美德必须是在从属于家庭的其中一员为前提而被评价,女性的身份仍然没有获得独立看待。

摆脱刻板印象,重新了解日本江户女性的魅力与活力
大力推动这些教化工作的老中松平定信
结、江户女性的生命力

或许受到幕末风云以及革命性的明治维新影响,江户时代在华语圈的印象仍然十分粗略,而通过以上简单地说明了江户日本的女性状况,我们对江户时代这个泰平之世的理解仍然存在不少刻板、过时的固定观念。

纵使那时候的女性仍然远不如现在那样得到了更好更高的待遇,但他们也绝非只是默默地接受男性社会的压制;相反,正因为他们的活跃与活力,迫使男性当权者,以及为政治服务的思想家想尽方法遏止他们视之为「问题」的女性。日本男女之间的明争暗斗直至现在,仍然一直缓慢地进行着,日本女性争取权益的路仍然漫长和艰辛。


作者YouTube频道,作者新作《日本战国.织丰时代史》已经出版,欢迎多多支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