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亮眼现状 >【独家】黄渼沄填补人资短缺 霹设机构助女性返职场 >

【独家】黄渼沄填补人资短缺 霹设机构助女性返职场

2020-06-13  点赞173   浏览量:101
【独家】黄渼沄填补人资短缺 霹设机构助女性返职场 黄渼沄首要任务是成立州妇女发展研究机构,协助妇女重返职场,以处理单亲妈妈问题。

大学生女性比率较男性高,但在职场上却少于男性,令国家平白流失一批珍贵的人力资源,霹雳州唯一女行政议员黄渼沄上任首要任务就是要成立州妇女发展研究机构,寻找根源,填补国家缺失女性资源的版块。

黄渼沄掌管人文教育、妇女、家庭发展及社会福利委员会,她接受《》专访时指出,霹州女性占145万人,可顶半边天,是庞大的人力资源,若妇女重返职场,将有助于减低依赖外劳,落实最低薪金制1500令吉的竞选宣言。


黄渼沄认为若国家继续大量依靠外劳,雇主就有2个选择,聘请外劳或是本地员工。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很难提高员工的基薪,若只能雇用本地员工,基于市场需求就会调整薪金,如此一来就可以达到1500令吉的最低薪金制。

她说,提高最低薪金后,人民可以养家糊口,无须涌往邻国工作,或是跳飞机到外国谋生。

为孩子退出职场

“州政府将探讨州内年轻女大学生,在毕业后有无回来工作,同时很多适婚年龄,如介于27岁至28岁的女性,渐渐会在职场上退下,回到家庭等问题。”

她认为女性退出职场,主要是孩子无法获得优质的托儿教育服务,必须在家亲自抚育孩子,无法回到职场。


她强调本身就是一个例子,所以了解职场女性面对家庭与事业的抉择,唯有拥有良好的托儿服务才能让女性安心在职场驰骋。

她说,一般上,男女思维有别,可以互补长短,但在某些领域,女性表现较男性出色,如果这些受高深教育女性,重返职场,发挥才能,将可以促进公司企业的成长。

减少雇用外劳

黄渼沄将会着手了解州内多少个政府机构设有托儿服务,这些托儿服务设备的情况,包括是否有充分利用等;她也会研究在州政府权限下,可以通过何种方式,包括提供奖励,或优惠政策、免税等,鼓励私人机构,如工厂、大企业与大公司推动设立托儿服务。

“当拥有良好的工作环境与福利下,除可让女性重返职场,也可留住技术与熟练员工,从而减低雇用外劳。”

黄渼沄表示,虽然已设定将进行的工作任务,但基于未有这方面的数据库,难以针对相关群体提供援助资源,因此州政府将会与相关单位,包括州经济策划单位、以及各地方政府的市县议员、村长委任后,在各自地区展开调查,并收集资料,呈予州政府,以探讨及研究,拟定政策,扶助州内妇女、家庭,尤其是单亲妈妈。

【独家】黄渼沄填补人资短缺 霹设机构助女性返职场 黄渼沄接受《》记者黄清琴访问时,畅谈她将进行的工作。

拟策协助退休群体

重建生活避免脱节

霹州人口老化问题严重,2010年数据显示占了州总人口的11.9%,约28万多人;州政府正在进行研究人口老化所衍生的社会问题。

黄渼沄在国阵政府时期,曾针对该问题提问州政府如何协助退休群体的退休生活规化,她说,或许有人认为这是中央政府的政策与问题,其实州方面也应拟策协助退休群体,让他们在退休后,不会与社会脱节。

她相当关注该问题,并会落实一些计划,除退休后面对的经济状况,研究给予适当的援助,也让退休人士利用他们的经验与能力,在社区中重建他们的生活圈子。

成立小额贷款计划

助贫户妇女青年创业

霹州政府将成立小额贷款计划,协助贫困家庭、妇女及青年创业,以便可以自立更生。

黄渼沄表示将会与青年及人力事务委员会2个部门行政议员一起研究,在州财政预算案中,拨款设立小额贷款基金,资助贫困家庭、重返社会工作的妇女,或是青年创业。

她说,很多女性在孩子上学后,有意重返职场,却因为回归家庭后这段社会空白期,让她们无法适应社会,难于觅职。

“目前州现有的妇女发展机构属于中央政府的部门,但基金很少,主要是为没有继续升学的女性提供化妆、烹饪及插花的专业技术,以便她们拥有一技之长。当课程结束后,会安排学员到相关领域服务。”

这类型的课程也适合创业,资金不多,可能是几千令吉而已,一旦州政府设立小额贷款基金,就可以协助需要者创业。

【独家】黄渼沄填补人资短缺 霹设机构助女性返职场 黄渼沄一上任就马上与各部门开会,了解部门的运作,图示她正与霹雳州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进行会议。

助单亲妈妈找工作

改善家庭经济条件

给她鱼,不如教她钓鱼。虽然社会福利部有发放援助金予单亲妈妈,但更重要是应协助她们找工作,以养家糊口。

黄渼沄指出,政府或社会慈善团体,所能提供的援助只是部分,单亲妈妈必须要投入社会工作,才能改善家庭经济条件。

惟她认为单亲妈妈必须获得家人,如父母姐妹的支持与协助照顾子女,才能投入社会工作。

提及单亲妈妈课题时,她也表示将协助“伪单亲”,即是未离婚,但丈夫落跑后,妻子需独自抚育孩子的这类群体,列入单亲妈妈级别,以向社会福利局申请援助金协助她们。

任行政议员变化大

暂与丈夫儿子分离

黄渼沄升任行政议员,家庭起了很大变化,尤其一家三口的生活,让她费思量。

她是班台州议员,丈夫在吉隆坡从商,她与幼子住在娘家,在这之前她只要照顾选区就行,但如今担任行政议员,必须在怡保办公,形成一家3口各在一方。

她说,目前必须尽速物色家居与托儿所,才能将一岁多的儿子带在身边。

“这一周来,我暂时住在酒店,但因为心理时钟未调整好,每到半夜就会醒来要为儿子喂奶。”

她表示午夜梦醒时,就会因看不到儿子而感到失落,因此,她的夫婿答应搬到怡保发展,以便一家3口相聚,一起生活。

她不希望因为政治工作而错过了孩子的成长期,将会尽量家庭与事业两兼顾。

身为女性政治工作者,她更深切体会到职业女性的处境,因此,她将尽力为女性打造一个良好的托儿服务系统,让女性可以无后顾之虑,在职场展现才干。

黄渼沄档案

年龄:39岁

家庭状况:已婚,育有一子

学历: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

职业:政治工作者

党职:行动党妇女组组织秘书、希盟霹雳州妇女组主席

官职:行政议员、班台州议员

掌管:人文教育、妇女、家庭发展及社会福利

独家报道:黄清琴 摄影:陈泗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