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布电子 >《大成岗琐记之9》选举制度才是民主政治的硬道理 >

《大成岗琐记之9》选举制度才是民主政治的硬道理

2020-05-27  点赞865   浏览量:303

(全民专栏/陈天授)2020年总统大选前置程序的攸关各政党提名人选,目前国内两大政党正进行办理党内参与提名登记等相关的作业。

如果以现在作业时程的进度来比较,民进党党内提名作业的进度似乎要比国民党来得快些。虽然民进党的初选办法已公布,现任总统蔡英文和前行政院长赖清德业已登记参选。

但报载蔡总统跟协调小组会面时表示,自己是现任总统,不能和她任命的行政院长进行政见辩论,讨论执政功过,这对执政党、台湾民主都是很大的伤害;显然蔡总统对于赖清德的突袭式登记有碍于初选的机制。

但从选举制度的标準而论,既然公布了初选办法,蔡与赖亦已登记,就应依初选程序展开竞争,此时如修改总统初选提名办法,将违及参选人的基本权利,和严重伤害民主法治的价值。

然而,从另一角度而论,如果政党制订的任何法规、党章与选举办法,即时预见未来对国家发展、政局稳定及政党自身利益,有很严重的伤害时,政党当可透过相关程序,儘速修改相关办法。

因此,民进党目前是採取民调延期和儘量协调出人选的方式,来因应该党提名人选的困境,和未来选战可能遭遇的难题。

至于国民党2020总统提名作业,目前初选办法尚未出炉,前一阵子是因为陷入党主席吴敦义本人并未正式表态参选与否,现在则又因为鸿海董事长郭台铭的表态登记参选,致使是否徵召高雄市长韩国瑜,和韩国瑜迟迟未表态的将通过初选办法议题的更加複杂化。

目前有关2020年总统、立委选举的提名作业过程,已出现民进党台南市党部出现因为抗议党中央对于议长选举跑票议员做出停权但不开除处分,其中又涉及派系支持党内总统提名不同人选的複杂问题,导致市党部对外宣布无限期拉下铁门不办公的怪现象。

无独有偶,国民党花莲县党部也因办理立委提名作业的时间,出现中央与地方党部的不同调,导致地方党部认为党中央可以为郭台铭的党籍和党权问题的特案解套,为什幺就不能同意地方党部为解决地方自身问题所採取的权宜措施,迫使地方党部出现砲打中央党部的怪现象。

检视上述已经浮现的有关2020年的选举问题,再再凸显国内各政党在办理各项选务工作,时常会遭遇的矛盾现象。这其中有个关键因素,就是国内政党必须针对国内政治民主化进程的情势,採取配合选举制度的修订,调整本身政党结构的走向内造型柔性政党。

唯有政党体质的开放,在心态与作为上的彻底改变,党部不再是一个权力单位,而只扮演好选务的角色即可。也唯有如此才能办好公平公正公开的提名作业工作,才不会受到各方的质疑。

回溯国民党在临时中常会通过「党员初选」制度,是将国民党从1981年起实施「党员意见反映」,予以公开化制度化,希望能提供有志参选党员的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建立一种大家可以了解并遵循的公开竞争规则。

当年国民党这一划时代的政党内部民主化的建立,才会有1992年中央资深民意代表的退职,以及1996年总统直选和立法委员的选举,乃至于2000年政党的轮替,这一连串的牵动国内政党和政府选举制度的改革,才会有县在台湾民主政治的再进一步深化。

日前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快速通过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委李敏勇的粗暴方式,特别是该会办理去(2018)年11月24日公投和台北市长选举过程所出现的乱象,执政党现在若又要提名不中立性人选,和扭曲民主方式的硬要闯关,实在令人担忧2020年的大选将会搞出甚幺花样的事件来。

检视过去历任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委的名单,从2009年第一任主委赖浩敏、刘义周、张博雅、陈英钤等是以无党籍或中立人士出任。然而这次出现「3秒勇」的怪现象,不禁让人怀疑中央选委会主委缺乏尊严的任命,怎能办好公平公正公开的选务工作?真是令人失望透顶。

有党内初选机制的公平公正公开产生提名人选,参与由中央选举委员会这中立机关举办总统大选公平公正公开产生当选名单,这才符合政党办理党内初选和国家举办各类各项公职人员选举的民主竞争机制,这样的选举制度才是国家实施民主政治的硬道理。

我们实在不希望2020年总统和立委的选举,还看到各政党对于採取提名的作业,继续出现不合乎党内初选的民主竞争方式,影响国家民主政治的发展。最后导致我们政府官员有如刘鹗在《老残游记》中所述:「赃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盖赃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为非;清官则自以为我不要钱,何所不可,刚愎自用,小则杀人,大则误国。」

这实在是我们很不愿意目睹的现代选举制度与民主政治怪现象。

《大成岗琐记之9》选举制度才是民主政治的硬道理

▲陈天授(台北城市大学荣誉教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