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布电子 >《大成岗琐记之30》从「相互主体性」论香港问题 >

《大成岗琐记之30》从「相互主体性」论香港问题

2020-05-27  点赞831   浏览量:428

(全民专栏/陈天授)近几个月来,香港从爆发「反送中」抗议修订《逃犯条例》的活动,已逐渐激化的转变成「反中」议题,诸如中国银行在香港的分行,遭示威者喷漆涂鸦。加上,港府最近又快速地通过《禁蒙面法》,紧接着还发生有2位民众,因违反《禁蒙面法》的遭到起诉,虽然法院判决2名被告获准保释,但其间仍因发有众多名支持者到庭声援。

眼看《禁蒙面法》的实施并无法有效遏止民众的抗争活动,港府现正考虑可能动用《紧急法》中有关限制通讯条文的规定,针对抗议群众目前最常使用的LIHKG和Telegram群组串连行动,港府不排除未来进一步会採取「禁网」措施,以免人民抗争活动的继续扩大蔓延,导致香港陷入无政府状态。

从「相互主体性」的哲学性思维,来解释国家与社会,或是政府与人民的相互关係。基本上,他们彼此之间存在着汲取性、保护性和生产性的三种关係,而且这三种的关係还相互地纠葛。政府必须从人民汲取税收,充裕政府运作的经费,政府当然要尽到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责任,政府也必须从事于有利于国家发展和公共建设的生产性角色。

再从「相互主体性」的观点,来省视警察维护治安与人民抗争权力的相互关係,警察代表政府执行公权力,维护社会秩序,保障人民安全,当抗议民众经过一切合法的程序,举办各类型的集会游行活动,警察当然有责任尽到维持交通秩序,和维持抗议活动的平顺进行。

承上论,政府与人民的相互关係可以化约为拉(pull)的向心力与推(push)的离心力。当政府与人民的立场是一致时,彼此之间的向心力就强;当政府与人民的立场是不一致时,彼此之间的离心力就强。如何在向心力与离心力之间关係的取得平衡,也正同时考验政府施政与人民利益之间的关係。

回顾香港自19世纪初发展的历史,1840年大英帝国为了鸦片换取大清国丝绸利益的爆发了「鸦片战争」,落败的大清国同意割让香港给大英帝国,这凸显大清政府将香港人民推出去的离心力措施;反之,1997年中国政府从英国手中取回香港,彰显中国政府将香港人民拉进来的向心力作为。

从这段香港人民的历史遭遇,对照台湾人民的命运。1895年大清国因在「甲午战争」中败给日本帝国,这凸显大清政府将台湾人民推出去的离心力措施;反之,1945年中华民国政府从日本手中取回台湾,彰显中华民国政府将台湾人民拉进来的向心力措施。

从这一角度来论,香港与台湾同样很不幸地分别沦为英国与日本的殖民地,经过时间与环境的变迁,如今香港人与台湾人的处境,不同的是香港政府完成隶属中国政府,台湾则归属于中华民国政府,而由两个不同的国家政府来行使不同的治权。

检视香港这次的连续抗争活动,我倒比较从香港人争自由、争民主的诉求来看待问题。从起因于港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引爆「反送中」抗议,在最初的抗议活动中还带有香港人争自由的诉求,乃至于活动中诉求香港特首的改为直接普选,仍然是凸显有其代表争民主议题的意涵。

不过,抗争活动发展至今,似乎已经偏离争自由、争民主的议题越来越远,导致抗议主题的失焦,演变成激烈的街头暴力行为,不但是捣毁了许多商店的作生意,也伤及许多无辜人民的生活安宁,更严重的将迫使许多香港人和企业外资纷纷远离香港,这是大家最不想、也不乐见到香港这次抗争运动的最后下场。

当前香港人的向政府争取自由人权和争取民主选举的诉求,或许有似于台湾在戒严时期台湾人向政府的示威游行活动,也曾经有过流血和有人坐牢的不幸事件发生。然而,香港与台湾的处境不同,毕竟台湾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但是现在的台湾已经民主化了、也已经有过两次的政党轮替了,如果我们现在的政府还想从香港这次的抗争活动中,见缝插针地的获取政治利益,或是在2020年的总统与立委选举中做不当的联想,以获取更大的选举利益,那将无助于香港问题的解决,和维持两岸关係的和平发展。

《大成岗琐记之30》从「相互主体性」论香港问题

▲陈天授(台北城市大学荣誉教授)

相关阅读